拆迁补偿失公平 维权上访遭判刑

拆迁补偿失公平 维权上访遭判刑


朔州市朔城区雒栋强烈要求释放患病妻子

 

光华通讯社记者赵平 马莉莉 梁铭公 肖燕妮北京报道 2018716日是记者今年第四次在北京见到雒栋。当记者问起他家的事情有没有结果时,雒栋一脸沮丧地告诉记者:“判了一年。”记者明白,他是说他老婆因为家中房屋拆迁补偿不公平,进京上访被地方政府以寻衅滋事罪判了一年。他的辩护律师说,法院对雒栋妻子卢桂娥的判决于法无据,有失公允。

事情还得从五年前雒栋房子被暴力强拆说起。20131月到4月,雒栋家的两处房屋被强拆,面积有900多平米,价值300余万元,而雒栋在事后仅得到150万元赔偿,卢桂娥不服,开始上访维权。20154月到8月,卢桂娥受到政府多次训诫和拘留。2018226日卢桂娥带着朔州市三医院转院手续到省人民医院做胆阻管手术,被当地警察刑事拘留,并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判刑。雒栋说,这纯粹是打击报复。他告诉记者,他老婆从未干过违法的事情,2015年上访被训诫拘留后,就一直在家养病,什么也没有干,就是因为2016810日雒栋到北京正常上访,导致当地政府把卢桂娥网上追逃,并以寻衅滋事罪于2018226日在卢转院途中抓捕。

卢桂娥患脂肪肝,阻塞性黄疸。在法庭上检察官出示了看守所出具的卢桂娥有严重疾病的证明,建议改变强制措施,结果被判实刑一年,不允许出来看病。

雒栋告诉记者,造成这个结果都是因为村支书雒章对他家打击报复,原因是雒章私自骗取农民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在耕地上建起房子和大棚,对外出售,在卖不出去的情况下,又让老百姓回收。雒栋想建大棚,雒章一直不允许他建,让他买自己的大棚。雒栋说雒章的大棚35万元一个,他买不起,也不适合老百姓使用,所以雒栋就自己筹建大棚。在建设过程中多次遭到雒章的阻挠,雒栋已经建成的3个大棚被雒章派人偷拆,两家也因此结下矛盾。在房屋拆迁补偿上雒章对雒栋进行打击报复。别人1平米补偿3800多元,而雒栋的房子1平米只给补偿1200多元。

雒栋还反映北旺庄办事处郭宏斌向其索贿8万元,他已向朔州纪委反映,至今没有得到处理,郭宏斌还索要了高峰7万元,有录音为证。

雒栋反映郭宏斌、雒章贪污腐败,目无法纪,索贿以及雒章贿选等等问题,记者希望山西省有关部门能够重视,严肃查处,另外雒栋妻子上访维权遭到打击报复,希望司法部门能够公正审判,特别是在其患有重大疾病的情况下仍然遭受羁押,希望社会各界给予关注。

下面把雒栋举报雒章及相关领导的违规违法材料刊发,希望引起领导重视。

朔州市朔城区北旺庄雒栋的实名控告举报信

我叫雒栋,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北旺庄街道办事处雒儿庄村人,身份证:142128195602060033,电话:13353499123

视频中,年久荒芜的大棚和平房是村主任雒章于2009年替政府做的惠民工程,一个大棚加两间平房售价35万,正是这个坑民工程,致使农民即买不起又回收不起,全村人走上贫穷的打工路。为啥村主任建了上千亩大棚,区政府会议纪要规定:“禁止个人自建大棚,违者强拆。”邻村张家河、油房头人人种自建的大棚,为啥雒儿庄村却禁止个人建大棚呢?

有官员背景的人,不论何时何地,包括把大棚抢建在正在登记补偿的电子城征地范围内,获高价补偿。雒章亲信建大棚本意不是为了种植只是为了补偿。没有官员关系的本人,从2009年一直梦想在南环路北的承包地自建大棚,把冬闲5个月变为冬忙5个月,增加收入,可一直拖到20134月,亲眼见证了电子城征地范围内,晚上大量用人抢建大棚,这才本人硬着头皮自建大棚谋生(南环路北),可在201355日,我准备建好自己种的三个大棚,被拆迁办郭宏斌手下的段兴旺、刘日带队强拆。可电子城的那么多大棚已登记补偿差距太大了。最后雒章说:“不到南环路南去种大棚,非要自建大棚,不签拆房协议就想建,拆你没商量。”我11月再建大棚,可雒章来通知,不签拆房协议,12月份再拆你大棚,无奈于12月份在只写拆迁款数目的空白协议上签字。

55日这次强拆大棚,是郭宏斌有选择性强拆,南环路北的第一家上访人卢x香六个大棚六间平房,郭宏斌没有去强拆的原因是什么?卢莲香小叔子高x两间平房三个大棚、王x两个、王x生三个、聂x两个、雒章最铁亲信高x的两个。这些人的大棚不但没有种值而且还都没有被强拆。距离本人的大棚不足百米,命运却如此不同。

南环路南雒章不征地建成的上千大棚和平房,只卖出去一个。只是用作了石料仓库,其余全荒。雒章两手准备,卖不出的大棚就让村民回收。高泽民因拆迁上访和22亩地上近20间平房的天价无力回收,几辈人也无力回收这无实用价值的平房而上访,也成了他被判两年的一条最主要罪证。(全村无一人回收)

 拆迁办对学院街及棚户区,借用电子城项目(电子城征地范围之内有土地、房屋的)弥补棚户区拆迁,从而降低棚户区补偿款来欺骗其它拆迁户,例如张x

村主任雒章和副主任高俊民成了安置楼的开发商。一期拆迁中,不许抢建,只允许一家抢建彩钢房,并用花条布盖顶。南泉拆迁后的安置楼由原办事处书记陈钊(现任副区长)的弟弟陈兵开发,由于官员的开发楼房注定了一期拆迁使用暴力强拆,并用极低评估价。

本占据路中央的雒章及亲信的二层楼,却放在和张家河一起拆迁,雒章及这七户的二层楼有现浇顶、有预制板顶,却有会议纪要定价评估3800/㎡,每套有十多万装修费,现按实有面积兑换到佳和苑的商铺楼。本人楼房占据南北主干道,离雒章亲信楼不足百米,却只评估1212/㎡,无装修补偿(有评估单为证)。本人的楼房顶是唯一一个用泡沫板填充房顶的。本人砖木结构房院被郭宏斌要走8万元,却只评估补偿50万元,而紧靠铁路边卢x的一处光地皮就出售了33万元,且这片房子还不好出租。本人的这两处房院有大量学生租住(紧邻新一中),且每年这两处院落光学生租金就有4万多元收入。跟我同样院落面积的赵x(村副主任高俊民的姐夫)评估补偿价是100万元,是我两处院补偿价。一位毛姓x局工作人员,自称多年前从雒章手中20万元购置的一处仅三间房的地皮,后来郭宏斌对这处光地皮评估60余万元的补偿。

拆迁中的阴谋,一期暴力强拆,只许一家抢建。二期拆迁棚户区,先通知马上抢建,比如尹x的全院彩钢房是是一次性抢建的,郭宏斌给彩钢房评估价1430/㎡(有多人见过这份评估单),比我楼房每平米多了210多元。张家河拆迁中,每平米提高近千元,还规定旧路南一层任意建,旧路北二层任意建。在南泉和雒儿庄拆迁前先把孟x两口在睡梦中打成重伤(曾在网上曝光),又在区政府绑四人到西山森林公园,致使王x被打断三条肋骨,又把我三弟打成神经病,报了警也不查。

办事处解决了卢x香的诉求。可在2016年,办事处郭瑞传唤我们三家,却对我们说不准再上访,你们的事我们解决不了,再上访就以法打击你们(有录音为证)。810日的正常上访真的就带来以法打击,郭瑞亲自到派出所审讯室,嘲笑我们不让你们上访非要上访,这下好了。公安局借2015年的三次非访训诫直接变更成寻衅滋事罪批捕。显示了没有寻衅滋事罪之实,却要把寻衅滋事罪强加于人,权大于法、知法犯法,故意打击报复实名举报人(传言我们举报的郭宏斌是某副市长级别官员的侄子)

 2011年雒章在一中东墙外建了一栋五层公寓楼,以3000/㎡售卖一空,后第二、三栋同时开工,接近尾声时,被人举报,这两栋被强拆后,检查院进驻渤海湾宾馆调查雒章,近三个月,没了下文,楼还继续建成出售。20134月期间,雒章在光华大酒店为其女儿举办的千人回门宴,中午有市纪委工作人员手持工作证与十多名收礼人员(收礼分为三组)互撕礼帐后没了下文,本人也去了这个回门宴。并见证了包间内很多的官员。

2018226日,我妻在市三医院仅住两天医院,就被告知需转院到太原,进行胆总管结石手术,来治疗阻塞性黄疸。并开具相关转院手续,进站乘车时被告知是网上逃犯,并在当天刑拘。公安局以病人病情作要挟写下息诉罢访永不上访保证书,还不能提出任何诉求也不能取保就医。当然医院开具的一系列相关证明,所有经办单位我方都已上交过一份,但还是不能依法办理取保。一直到418日法院开庭,我方律师要求公诉方拿出寻衅滋事罪的四条事实,然而公诉方无证可举。举报征地拆迁惹怒了太多官员只有被无情的打击报复。虽然看守所出具了有严重疾病,需立即手术,不宜拘留的证据。时至今日开庭受审,40多天过去了,不肯拿出判决结果。法院经律师通知我,让我取得办事处的谅解,并承认错误,不再提什么诉求,并写下息诉罢访保证书,永不上访,这才能获得轻判,但并不能保证病人能出来看病。可到了办事处,郭瑞怪我实名说:“不准再上访,上访就以法打击你们。”办事处人大郭宏斌对我说:“你三弟上访告状告成神经病了,你告状被判刑了,你看告状那有个好结果,你也快成神经病”。取保侯审保外就医被处处刁难。法院又见法庭出示的不宜拘押的证据,却采取故意拖延判决结果,致使病人病情进一步加重,这是郭宏斌等人打击报复的最终目的。

实名举报人有三、四次非访训诫就被判两年实刑,可复员军人非访七、八次后都安排了工作,没有非访的军人却安排不了。另外一上访者因女儿车祸,非访数次,并在公安局办公室打砸设备,不但不刑拘,后来还得到补偿。

我们在北京给出的是非访训诫,也不是行政拘留,更不是寻衅滋事罪。可回到地方,变成行政拘留。被办事处警告:“再上访就以法打击你们。”有官员说情的上访户诉求很快就能解决,而我们得不到解决,所以才坚持上访。这才被当地政府拿北京对我们的非访训诫,改成寻衅滋事罪,两地之间执法标准相差甚远。关押起来打击我们要求公平公正的诉求。法庭判决认罪态度的好坏,取决于办事处解决诉求的高低,这是成正比的,如卢莲香、尹二女和高泽民、雒栋的差距。没有官员说情的我们诉求得不到解决,继续上访,必定认罪态度恶劣,重判两年顺理成章。朔州的这一作法向全国人民发出一个什么信号?让人眼见为实,老实人希望公平公正永远是梦想。老实人奋斗一生如若遭遇拆迁必定一贫如洗。实名举报必遭打击报复,没有出路,自寻死路。在朔州市永远是权大于法、以言代法、无法无天。在拆迁中有官员说情的互利双赢的,宰杀老实人是铁定的,这是不变的真理。

拆迁评估价,就论官员说情的地位高低决定,正如南泉村李某所说:“评估太低了,我找了一个亲友说情,后来补偿加到60余万,”郭宏斌还说:“我给你加了这么多,你要多感谢人家一点。”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九州快讯 Copyright © 2008-2016 九州快讯 版权所有
邮箱:205213185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