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籍华侨罗艳娟房产被倒卖维权遭陷害无罪羁押770天至今未赔偿

 

光华通讯社记者赵平 赵净 罗丹 宋玉明 报道荷兰籍华人罗艳娟在辽阳的坎坷维权事件最近得到多方关注,荷兰大使馆向中国外交部3次发函、向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两次发函,中纪委接访罗艳娟批示,中央巡视组接访罗艳娟批示严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因为罗艳娟在嫁到荷兰之前在辽阳有一处房产,她到荷兰定居后委托朋友照看,不想这个朋友就私下把罗艳娟的房子给卖了,并且私刻公章,伪造票据和合同,到房屋管理部门办理了房产登记手续。罗艳娟把这位朋友和新房主告上了法庭,引起侨联和荷兰使馆的高度关注,正在官司就要打赢的时候,这位朋友利用公检法的关系对罗艳娟进行陷害,罗艳娟被无辜羁押770天,在这期间,法院稀里糊涂就把房子判给了新的买主。罗艳娟的荷兰老公万里迢迢来到中国,为妻子喊冤,四处奔波,由于不懂汉语和中国的人情世故,四处碰壁,两年多时间心灵受到严重创伤,忧郁成疾,撒手人寰。后来罗艳娟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无罪释放,从2014年至今已经4年了还没有拿到应有的赔偿,房子虽然法院承认是罗艳娟的,但是又说什么新房主是善意取得,让罗艳娟去申请政府救济。这到底是什么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今天罗艳娟也来到了我们节目现场,请听听她是怎么说的。

 

   主持人:现在坐在我身旁的就是荷兰籍华侨罗艳娟,罗女士你好。

   罗艳娟:主持人好。

   主持人:罗女士,听说你被无辜关押了770天,至今未获得赔偿,被朋友私自卖掉的房子也没有追回。请你给我们讲一下具体是怎么回事?

   罗艳娟:是的,我在荷兰定居期间,我把房屋委托给朋友罗胜多照看,听朋友说我的房屋出事了,被人卖了,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在你的房子开药店,听到之后我回到国内,找不到罗胜多,有个女人叫郑炳欣,她说:罗胜多把房子卖给她了,这个房子不是你的了,拒绝将房屋还给我。后来我将罗胜多、郑炳欣告到辽阳市法院,而且在此期间我多次上访到“国务院侨办”“辽宁省纪委”,最后辽阳市纪委受理了我的事件,并组成专案组调查此事,纪委由主管城建的刘富源书记负责,刘书记查明郑炳欣伪造有机化工厂买卖合同,私刻公章,并把查出的结果转交给了辽阳市文圣刑警支队立案侦查。 就在案情进展到关键的时刻,我房屋就快被追回,我的对手罗胜多串通辽阳市公检法设计陷害我,将我抓起来关押770天,辽阳市中级法院判以诈骗罪判了我3年,最终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我无罪,还我清白。

主持人:听你刚才说,你出国后把房子委托朋友罗胜多照看,结果被他倒卖给了郑炳欣,并且郑炳欣为了办理房产手续伪造了协议、收据,私刻了公章,办理了房屋产权手续,这些审核部门都没有审查出来吗?

   罗艳娟:这些部门不但没有查出而且和郑炳欣恶意勾接,配合郑炳欣造假。1、辽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工作人员李占春,辽阳市白塔区房管所所长王戈、王斌杰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错误的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将本来属于我的商品房变为郑炳欣的解困 楼《理顺房屋产权登记表》,而且他们明知有机化工厂移交产权人是罗胜多,而不是郑炳欣,而郑炳欣出具的买卖合同是商品楼而不是解困楼,试问,他们是怎么做到的?2、辽阳市产权产籍管理处,对明显不符合房屋登记条件的登记申请人颁发了房屋所有权证书,2011年4月15日,郑炳欣伪造了辽阳市有机化工厂购房协议,伪造了1998年6月28日带“补”字盖有辽阳市有机化工厂财务科的收据,而不是基建专用章也不是财务章,并伙同辽阳市白塔区房屋管理所恶意串通错误变更《理顺房屋产权登记表》,并恶意将控告人的网点变成解困楼变更给郑炳欣。并凭借《理顺房屋产权登记表》和虚假的《收款收据》在缺少维修基金的情况下,申请材料不全,申请材料中漏洞百出,对明显不符合房屋登记条件的的登记申请人颁发房屋所有权证书,将属于我的商业网点凭空变成了郑炳欣所有,而且处于同一地段共12套房屋都不能办理产权证的时间里,这些房主不断信访找询直到2015年才由辽阳市政府协助下统一办理了商业网点产权证书,那为什么辽阳市产权产籍管理处就轻而易举的将该房屋变更到一个于该房不相干的人郑炳欣的名下呢,若没有贪污受贿的行为令人难以置信,辽阳市产权产籍管理处为郑炳欣办理房屋产权变更手续时,严重失职,程序不合法,没有尽到必要的审查义务,导致控告人房屋产权被错误变更,无法追回,给控告人造成无法挽回的经济损失。

   主持人:你是哪一年买的房子,有没有居住,什么时候被倒卖掉的?

   罗艳娟:我是于2000年4月7日买的二手房,当时没有办理过户手续,由于产权部门与有机化工厂的有些问题没有处理好,产权证由政府统一办理手续,但是我和姜树成签定了书面买卖合同,并付清了房款,姜树成把房屋的“收款收据”原件,还有房屋的钥匙及一切相关的东西交给我并到辽阳市有机化工厂登记告知,之后我就一直居住在此房,并且装修接出前后阳台,我和女儿的户口也转到该房屋。于2004年改成一户一阀我一次性交清了历年欠的取暖费、水费,有机化工厂也给我出具了收款收据。我出国后,房子于2006年11月被罗胜多卖掉。

主持人:你发现房子被罗胜多卖了之后都采取了哪些措施讨要房子?

罗艳娟:我于2007年将罗胜多、郑炳欣等人起诉到法院,《房产纠纷案》民事案件胜诉后,又于2016年8月5日将辽阳市国土资源局,辽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诉讼到辽阳灯塔市人民法院并开庭受理,但开庭后迟迟没有结果,后来灯塔法院主审法官郎小东打电话给我告知我的案子结了,按自动撤诉处理,并告诉我重新立案,重新开庭审理,并让我加他微信,通过电话和微信骗我,之后于2018年6月28日进入再审,并判我行政诉讼期限于2012年1月12日至2014年1月12日期满错误的裁定,事实上我于2012年7月2日被人陷害关押,直到2014年8月12日才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无罪释放。他们不但没有纠正之前所犯的错误,而且错上加错,他们明知道在这期间我被人陷害关押。涉案相关法官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反而晋升为章台子法庭庭长。

   主持人:你在维权过程中得到过哪些部门的帮助?

   罗艳娟:我先后得到了中央纪委、外交部、国务院侨办、中央巡视组、省纪委、荷兰驻北京大使馆的帮助。

   主持人:结果怎么样呢?

   罗艳娟:于2018年4月11日中纪委发函给辽阳市纪委。于2018年4月2日中央巡视组受理了我的案件并批示。于2018年4月2日辽宁省纪委受理我的案件。案件自始至终受到国务院侨办的关注。自从我的房子被罗胜多卖掉,多次发函给辽阳市政府外事办,受到外交部、荷兰国驻北京领事馆的帮助。

   主持人:你是说,就在你即将打赢官司的时候他们对你进行了陷害?

   罗艳娟:是的,我的对手利用辽阳市公检法的关系设计陷害我。

   主持人:他们是怎么陷害你的?

   罗艳娟:就在2012年辽阳市纪委组成专案组彻查我的案子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我的对手罗胜多勾结公检法陷害我,我于2012年7月2日被公安机关以诈骗罪刑事拘留至2014年8月12日才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无罪释放。

   主持人:你前面提到你的荷兰老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帮你维权,两年多的奔波碰壁,愤怒忧伤积郁成疾,最后离世。你能详细介绍一下你的老公和他帮你维权的故事吗?

   罗艳娟:我老公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他在中国上海和天津工作了六年,他为上海浦东开发建设做出巨大贡献,曾受到朱镕基总理颁发的白玉兰纪念奖章,工作期间多次被媒体采访报道,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家。在我被无辜羁押两年间四处奔走为我喊冤,一个外国人不会说中文,每天到法院、检察院上访,没人理。一天天,一年年,带着巨大的压力,承受着心灵的煎熬,愤怒压抑无奈无助,每天以泪洗面,烦躁不安,急火攻心,忧郁成疾。在我刚放出来就去世了,给我留下了无穷的遗憾。他临走的时候,鼓励我坚强的活下去,他相信中国政府会给我一个说法,会给我国家赔偿,能够追回本来属于我的房子的。他的离去,成为我心灵深处的痛,对于他对我的付出和牺牲今生永远无法弥补。我只有成功得到国家赔偿、讨回房产,才能对得起他,才好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主持人:在此,我们对你的老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缅怀。你老公去世后,你拿到国家赔偿了吗?房子追回来了吗?

   罗艳娟:没有。赔偿没有拿到,房子也没有追回来。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说我是外国人,不知道怎样赔,让我找最高人民法院,就是让我等,至今4年过去了没有给我任何赔偿、也没有一个说法。房子至今也没有追回来,我现在已经将国资委和辽阳市城乡和建设委员会上诉至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持人:你是说他们说你是外国人就不给你赔,还让你找国家给他们下指示。面对这种情况,你又采取了什么行动?

   罗艳娟:我求助荷兰国驻北京大使馆已经3次发函给外交部,外交部回复让使馆直接发函给最高人民法院,荷兰使馆正在等待最高人民法院的回复。2018年4月11日中纪委接待并受理了我的案子。2018年4月2日中央巡视组在辽宁受理了我的案子并批示,同日,辽宁省纪检委也受理了我的案卷。

主持人:法院现在已经裁定郑炳欣的合同无效,支持你的购房合同,为什么不把房子执行给你呀?

   罗艳娟:由于辽阳市产权产籍管理处错误将我的房屋变更到郑炳欣名下,而且郑炳欣在申请产权登记的当天就取得了产权所有证书,并在取得产权证书5日后闪电般将房屋转卖给刘冰泓,郑和刘恶意串通做了两份阴阳合同,一份是79万,一份是29万。法院还裁定说第三人属于善意取得,让我另行主张相应的救济权利,就这样我的房屋凭空消失。

   主持人:现在你的事情,中纪委、荷兰使馆、国家外交部、最高人民法院、中央巡视组等国家机构都在关注,听说国际上很多媒体也在关注你的维权情况,你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罗艳娟:我非常感谢关心和帮助过我的机构和个人,我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尽快拿到国家赔偿,维护我的合法权益。尽快追回我的房产,追偿由此给我造成的损失,追究相关违法人员责任,为我个人,为我死去的丈夫,为全社会,讨一个说法,讨一个公道。

   主持人: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你是否对中国政府抱有信心?

   罗艳娟:我将继续维权决不放弃,我热爱我曾经的母国,我相信中国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会越来越好,反腐败绝不是走走形式,依法治国也绝不是口号,肯定能够还我公道。

   主持人: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你现在想对曾经帮助过你的荷兰朋友和中国朋友以及关注你事情的观众说些什么?

   罗艳娟:我借此机会对曾经帮助过我的荷兰朋友和中国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也感谢关注我的观众朋友,我热爱中国,对我的母国充满希望。我会坚强的好好活下去,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再次谢谢曾经所有帮助过我的朋友和今天听我分享的观众朋友,十分感谢关注我的媒体路透社、法新社、美联社、塔斯社、新华社、光华社领导以及其他我记不住名字的媒体记者,也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也祝愿你早日拿到国家赔偿追回属于你的房产。

   罗艳娟:谢谢主持人。

经过采访大家对罗艳娟的遭遇都有了一个清楚的了解,就是罗艳娟在嫁到国外的时候,委托中国朋友照看房产,这个朋友是一个公安,他伙同郑炳欣知法犯法,私刻公章、伪造合同、伪造发票、伪造罗艳娟签名,把罗艳娟的房子卖掉中饱私囊。罗艳娟和他打官司追讨房产,多部门支持罗艳娟的正义行动,眼看就要胜利。公安出身的罗胜多采取卑劣手段与当地公检法合谋陷害罗艳娟入狱,再把房子判给新的买家郑炳欣。郑炳欣为了达到占有目的,私刻公章伪造证件文件,贿赂辽阳市白塔区房管所王戈、王斌杰和辽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工作人员李占春办理房屋产权理顺登记。郑炳欣至今逍遥法外。刚才节目中罗艳娟列举了那么多的造假证据和对自己栽赃陷害证据,可是这些违法者一个都没有被追究。公检法炮制冤案者没有被追究,房管部门违法把罗艳娟的房子过户给他人,导致罗艳娟维权遭陷害,家破人亡,至今没有被问责。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彻查此案,追究肇事者和违规者的责任。追回罗艳娟的房产,赔偿罗艳娟的损失。光华通讯社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并做追踪报道。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九州快讯 Copyright © 2008-2016 九州快讯 版权所有
邮箱:2052131859@qq.com